【桐乡特产网络展馆】

桐乡旅游特产网络展馆是由桐乡市旅委主办、桐乡新闻网承办维护的网络虚拟展馆。旨在整合桐乡旅游特产资讯,通过新兴媒体向游客、网民推介桐乡旅游特产的优质品牌,让游客能从网络上找到桐乡优质的旅游特产。本展馆包含各类特产相关的相关新闻资讯,并推荐优秀的特产品牌,重点推荐杭白菊、蚕丝被、羊毛衫、皮草四个关注度较高的特产种类。展馆所展示的品牌均为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品质有保障的优质旅游特产品牌。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QQ:3944127

桐乡特产网络展馆>桐乡蚕丝被>新闻资讯

桐乡蚕丝被“暖冬”之旅有多远?

2014年01月22日 20:35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版

 

   从1987年8月8日在杭州武林门广场上,工商部门一把火烧掉温州人的劣质鞋,到1999年12月15日杭州郊中村的一片空地上,温州人火烧仿冒温州鞋的伪劣鞋,温州人用了整整12年来雪耻。


  从2010年10月27日,央视财经频道《消费主张》栏目播出了《你家的蚕丝被里是蚕丝吗?》,迄今已有两月,蚕丝被行业受此重创后,是振作还是无所作为?“中国蚕丝被服生产基地”又何去何从?最近,记者几次赴洲泉镇采访。

 

  桐乡蚕丝被盛名难再


  在此之前,外地市场言及蚕丝被必称桐乡,而其实临近桐乡的湖州地区蚕丝被行业历史与兴旺并不逊于桐乡,所以从中可以看出,起码最近几年,桐乡蚕丝被行业向外的步伐走得快,而且是真正打响了蚕丝被这个行业。


  桐乡人还将现场制作蚕丝被这个商业模式推广到全国各地。记者了解到,在北京、杭州、沈阳、重庆等大城市,现场制作蚕丝被绝大多数挂着“桐乡蚕丝被”的招牌。


  曾经有杭州消费者向桐乡工商局12315投诉:在杭州某商场买了现场制作的桐乡蚕丝被,结果掺假,要求帮助维权。桐乡工商局调查后得知,在这家杭州商场现场制作蚕丝被的是湖州个体工商户,因为外地人大多只知道桐乡蚕丝被,所以一直打着“桐乡蚕丝被”的招牌。工商局几次向投诉的消费者解释,此类情况需向湖州工商局投诉,但消费者却久久不能谅解。


  盛名之下,“搭船”销售的外地企业可能助桐乡扩大蚕丝被行业的影响,但像上例,造假者也可能给桐乡蚕丝被行业抹黑,并且他们并不具备维护桐乡蚕丝被行业声誉的自觉性,所以桐乡蚕丝被行业在做好自律的同时,还迫切需要行业协会通过各种积极的作为,维护整个行业的权益。

 
  在被央视曝光后,在外地的商场和市场中,“湖州蚕丝被”的招牌多了起来,其中大多不过是改头换面,但新的消费者不管以前的纠葛,他们对蚕丝被的属地性质的改变还是能够接受的。桐乡蚕丝被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正被外地产品“蚕食”,如果不想方设法挽回声誉,让消费者重新根植蚕丝被桐乡首产的观念,也许几年后,外地产品就能坐上与桐乡产品分庭抗礼的位置。

 

 

在蚕丝被制作前,都要逐条称准蚕丝重量。


  生产旺季静悄悄


  这个季节,原本是蚕丝被销售的黄金季节。2010年12月底,记者几次赴洲泉,却看到小作坊、小企业都静悄悄的,没了往年热闹的景象。


  “我们村里,好多做蚕丝被的现在都不怎么做了,有些还关了门。”屈家浜村的村民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加班加点开足生产,如今盛况不再。原因么有两个,一是被曝光后蚕丝被市场受到影响,二是2010年原料大涨,卖蚕丝被还不如炒原料,许多人不做被子改炒原料去了。”


  在永秀工业区,标着某某蚕丝被企业的民居随处可见。记者走进一家叫“Ⅹ缘”的蚕丝被服厂,推开底楼大门,位于左手边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从外屋找到里屋,都没有看到工人和原料的影子。看情况,停产不是几天,而是有一段时间了。


  在洲泉镇工商所,记者了解到,全镇注册的蚕丝被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有300余家。2010年生产情况如何,他们也只是听说较一般,但并不掌握全面情况。

 

 

静悄悄歇业的小厂


  被曝光后的真正影响


  谈及两个月前央视的曝光,无论被曝光的还是其他企业,都没有像记者来之前所想的那样讳莫如深。


  被曝光的企业当然连呼冤枉,记者深究这冤枉来自两方面,一是被曝光的企业认为被记者算计了,倒霉;二是这些现象其实是行业中“公开的秘密”,厂家是接订单而为,被曝光的企业是“运气不好”。


  位于永秀工业区的洲泉屈氏丝绵被服厂是央视被曝光厂家中的一家,老板娘朱有娣在电视片中也露面了,回忆当天发生的事,朱有娣还觉得有话要说:“他们这几个人来的时候,我带他们去陈列室看了,但他们不要纯蚕丝被,嫌价格贵。指名提出要掺化纤丝,是送礼用的,还要求注明是纯蚕丝被。”


  朱有娣至今能笑着说起此事的原因是他们拒绝应这批“客户”要求,在标识上假注纯蚕丝被,但在播放的电视节目中,这一段没有,反而是与客户介绍时被断章取义地播了出来。节目播出的当天晚上和第二天,客户的电话纷至沓来。“还好,我们没答应做,所有客户都是为我们庆幸的。”朱有娣对电视台记者的“钓鱼”行为还有怨气。她也坚持认为,因为他们没有答应在标识上做假,所以电视台反而为他们厂做了广告,同时也坚持称电视曝光没有对他们的生意产生影响。


  在记者采访的厂家中,被曝光和没被曝光,大多坚持称央视曝光对自己企业没有什么影响,可能对整个行业有所冲击。但出现的行情清淡是另外原因引起的。作为一个行业外的局外观察者,记者总觉得他们的看法不那么客观,又或者在有意识地回避着什么。


  陈政毅,桐乡蚕丝被服行业协会的会长,是少数的客观中立者,他坚定地说:“央视曝光洲泉蚕丝被存在的掺假问题,不冤枉,这些行为都是客观存在的。”但他的企业“天诺家纺”目前并不做蚕丝被,他的主攻是外销空调被。与外商打惯交道的他,已经对内销市场的混乱深恶痛绝,并且认为这种掺假行为必将对行业发展产生致命影响,央视的曝光,是一件好事,但愿这剂“猛药”能使得这个行业步入诚信的轨道。


  桐乡蚕丝被服行业协会的副会长、华纳斯丝绸家纺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国春是记者此行采访中惟一正面承认央视曝光对整个行业、自己企业影响巨大的企业主。“央视曝光的当天晚上,我从河南出差回来,在萧山机场刚下飞机,手机就给各地的经销商打爆了。”张国春回忆那段苦口婆心说理的日子,苦笑不已。


  事情发生后,各地经销商返回的数据是销量大减,张国春开始了全国各地经销点的巡查。在重庆专卖店里,顾客进来后当着他面就说:“桐乡蚕丝被都是假的!央视曝光的,不能买!”张国春忍不往了,自己上去跟顾客说理:“话不能这么说,就像重庆人,有好有不好的吧,蚕丝被也一样啊,有掺假的也有不掺的啊。”顾客点头称是,他才觉得好受些。


  央视曝光后,对整个蚕丝被行业冲击到底有多大?记者从侧面了解到,当时桐乡蚕丝被销量下滑有一半左右。

 

 

桐乡蚕丝被近来流行的新身份证明:国家权威检测中心的检验报告。


  桐乡蚕丝被是被冤枉的吗?


  300元的预算=2公斤重的纯蚕丝被,这个对等式可能成立吗?但在桐乡蚕丝被行业,这个对等式一直都成立着。


  怎么做?当然是掺其他纤维,再在标识上虚假注明。这在桐乡蚕丝被行业是“公开的秘密”,而且都是大批量的生意,这就是礼品被和网上交易。


  厂家喊冤枉的原因大多来源于此:他们是应客户要求这么做的,无非是为了“好看点”,拿到礼品的消费者又不会追究纯不纯,何必小题大做?上网购买的顾客应该知道两三百元的被子怎么可能是蚕丝被,是网店在骗人么,跟厂家无关。


  在把责任推卸给客户的同时,这些厂家恰恰回避了他们为什么要听从客户的不合理或者违法要求,这不正是要攫取不正当的利润吗?在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中,以低成本获取高利润,是这些厂家情愿不诚信的初衷。


  在被曝光后,陈政毅接到了被曝光厂家老板的来电,对在电话中诉说自己冤枉的同行,他说真的是怒其没有认识到造假行为的可恶,反而为自己开脱的愚蠢之举。陈政毅对他们说:“今天你们造假的是日用品,倘若是食品呢?那是要害死人的!你们怎么能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后果呢?”


  行业协会中的有识之士甚至说,要感谢曝光,能让桐乡蚕丝被行业没有整个拖下水时就有了被拯救的机会。


  政府部门加强监管力度


  在被央视曝光后,工商、质检等部门迅速行动,一方面加强行业监管,进一步规范蚕丝被行业生产经营;另一方面,促使蚕丝被行业提升整体质量水平,推动蚕丝被块状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桐乡市成立了蚕丝被行业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由分管副市长任组长,市政府办、质监、工商、经贸、国税、财政(地税)、公安、洲泉镇等单位组成,负责蚕丝被行业整治工作。


  2010年10月28日,质监和工商部门组成两个联合检查组,分别对屈氏丝绵被服厂、梦之源丝绸家纺有限公司、雅帛被服厂、朱子家纺有限公司、鑫南床上用品厂等5家企业从生产过程和产成品进行了全面检查,从检查情况看,主要存在标识不规范、涉嫌冒用厂名厂址等问题。本次检查共抽样5批次,查封4家企业,共计查封蚕丝被596条。


  这些日子,根据桐乡市蚕丝被质量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桐乡质监局开展了蚕丝被专项检查行动,对300多家注册登记的蚕丝被经营者开展抽样检测,对假冒伪劣、以次充好、标识不清等问题,进行坚决查处。


  政府部门强化监管之外,整个蚕丝被行业也行动起来。依诺、银桑、丝园、腾飞、华纳斯、丰邦6家蚕丝被企业向全行业紧急发出《以“生命”的名义,感悟“质量就是生命”》自律倡议书,号召全行业都必须从诚信经营入手,促进行业健康发展。随后,当地200多家企业老总争相在倡议书上签名,并作出承诺。


  蚕丝被行业主动应对


  信誉的复苏要靠诚信

  

  在付出巨大的信誉代价之后,桐乡蚕丝被想要靠承诺重新赢得消费者信心,记者认为,重建尚需时日,但应当重拾信心,让一切从头再来。


  在洲泉采访其间,记者也看到了蚕丝被企业重塑桐乡蚕丝被声誉的努力,这比政府部门加强监管让人欣慰得多。


  “检验项目:纤维含量(被套)、蚕丝含量(填充物)……检验依据:《国家纺织产品基本安全技术规范》B类,检验结论:所检项目均符合标准合格品要求。”2010年12月24日,记者在新丽丝绵有限公司看到了刚收到的出自浙江省羊毛衫质量检验中心的检验报告,在这份报告中这样一行字引起了记者的兴趣:“送样者:自送。”


  “是我们自己花钱要求检验的。”“新丽”老板倪利汉底气十足,“我们的产品不掺假,也要让消费者相信我们的产品不掺假,就是凭这份报告,把我们以前下滑的电视销售份额重新拉了回来。”


  这样一份检测报告需要1700多元,2010年“新丽”主动送检费已经花了1万多元,挽回了部分消费者的信任。倪利汉认为这钱花得值。


  每条被子都附送一个易拉包,里面有国家权威检测中心的检验报告、信誉卡,写明“假一罚十”。不是纯蚕丝被就只能叫概念被,标识上清晰注明“50%蚕丝、50%植物纤维”,在“华纳斯”公司,我们也看到蚕丝被企业正在努力使其标识规范化,也有勇气直面消费者的质疑。


  “企业讲诚信,消费者还是买账的。”老板张国春欣慰地说,在2010年这样的行情下,“华纳斯”仍旧维持了原有的销售规模,当然如果不是被曝光事件,本来预计2010年增长应该在15%。


  几天前,有湖北客户来到“华纳斯”,要求做一批礼品被,张国春坚持要标识清楚,结果客户跑了。张国春说,希望桐乡所有的蚕丝被企业都不做这样的生意,昧心的钱不要赚。


  他笑着说:“曝光有利于行业洗牌整顿,我其实希望媒体再曝光监督,把掺假的企业全‘爆掉’。”


  记者手记


  部分企业兴旺不能挽回行业声誉


  抱团应对才是明智之举

  在洲泉采访期间,记者接触到的行业人士特别是规模稍大的企业,很多都不承认央视的曝光对自己的企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他们反复强调,被曝光的只是一些小企业,自己企业从来不造假,所以生意照旧一派兴隆。


  越是如此,越是让记者看到了其中的微妙:蚕丝被行业并不抱团,哪怕在危机来临时,部分企业仍旧相信单兵作战。

 
  这真的是个危险的信号。


  桐乡蚕丝被行业能迅速在全国市场崛起,并且基本将蚕丝被锁定桐乡出产的标签,不是靠一两个企业的“英勇行为”,这是举全行业之力,通过十多年的打拼才换来的“江山”。那些“自扫门前雪”的企业没有意识到,正是在桐乡蚕丝被这块大招牌的荫庇下,才能舒舒服服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蚕丝被行业没什么科技含量,入门门槛低,所以作坊式的个体工商户占据了大部分。但曝光的企业中,如“梦之源”规模在行业中不算小。也并非只有曝光的企业才有央视节目中指出的掺假猫腻。其实大部分企业都接过这样的生意,为什么?因为“客户才是上帝啊”,有生意能不做吗?


  两个月过去了,蚕丝行业被曝光和没有曝光的企业还在叫“冤枉”。这让记者很难相信这一事件能就此成为桐乡蚕丝被行业“清洗干净”的契机。多年前,记者在采访中,亲眼看到一些企业在蚕丝被中填充化纤,这些企业如今规模都不算小了。所以我们更相信,这其实是行业中“公开的秘密”,只是整个行业和监管部门出于“护短的闭眼”,放任自流,结果最终还是被人家戳穿了内幕。


  从1987年到1999年,12年的一个轮回,温州人终于站到了鞋业和许多品牌的制高点上,当初蒙羞的大火到后来雪耻的大火,温州人说不是偶然,这是励志的结果。


  但愿桐乡的蚕丝被企业也能从中汲取经验,把曝光视作励志,唤醒起全行业的质量意识与诚信观念,把“中国的蚕丝被服生产基地”这块招牌重新擦亮。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版 作者: 文/摄 记者 李燕萍 编辑: 谢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