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料:13867300110

武庙街:背影之一

2014年08月20日 09:36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 余一卒

 

 

  偶然,我才发现这一段里弄其实叫“武庙街”。我怔怔出神,下意识地前后张望了片刻——我想我是在寻找所谓“武庙”的踪迹,辕门旗幡?斗拱飞檐?自然是没有的。

 

  我却看到了“向阳院”,门口的横匾上这么题注的。确切地说,是“工农街第一向阳院”,只是上方的一行小字几乎被遮蔽了。横匾以上还有标语:毛主席万岁!红色宋体,白线双勾,在霉黑的护墙木板上,依旧醒目。

 

  工农街,向阳院,红色标语,分明是一个特殊时代的注脚。探头张望——

 

  一方院落,砖雕门楼,轩窗厅堂,井院两侧是厢房。虽不是高堂华屋,倒也是一处齐整宽敞的宅院。恍惚里可以想见旧时风景:檐廊下青瓷缸水满了,粉色的睡莲袅袅浮上来;轩窗开启,透出主人家的半边妆容;市声从武庙街上传过来,庭院也仿佛醒过来了……一个白发老妪从厅堂里走出来,颤巍巍跨过门槛。哦,厅堂昏暗,破烂家什随意堆放在一壁,形同废墟;朽烂的窗框,破损的雕花窗栏,还残留着陈年的窗户纸;院墙斑驳,苔藓似乎已经蔓延到岁月深处;老妪咕哝了一声,又颤巍巍返身坐进门口的椅榻里——也如同一件老物件……

 

  是时空交错?还是光阴重合?

 

  后来不知从何处读到的,这一处院落早先是居委会的办公场地,之前还曾为税务局、禁烟局等临时所在,之前的之前呢?

 

  而所谓向阳院,是特殊时代为学生寒暑假生活特别开辟的活动场所。学生不论年级高低,只根据居住的远近,划分为一个个校外学习小组,人数一般在十数二十不等。曾经还以此为素材拍摄了电影,就叫《向阳院的故事》,高昂的时代主题,比如阶级革命,比如斗争哲学。

 

  院墙转角,新嵌了一方石碑:向阳院市文物保护单位——当下给予过往时代的认证么?细细想来,这座宅子里的故事也许远比电影丰富而精彩……

 

  其实有那么一段时日,我频繁途经这条街弄。也许是时刻提防与独行的老人碰撞,也许是厌弃老屋散发的霉烂气味,我总是目不斜视屏息而行。直到有一次,一抹桃红惊醒了我的眼睛——一株纤巧的桃,长在错落的墙角。下面一堆砖石,看样子是拾掇过的。砖石以下是什么?这一株桃,是扎根在泥土?还是从砖石缝里迸发?它是那么瘦削,那么羸弱,又是如此坚韧,如此蓬勃。一树桃花,春满枝头,丫枝旁逸斜出,整条街弄春光乍现!

 

  而在我印象中,它就是一条逼仄的小巷,南北走向,长不足百米,宽亦数尺而已。相向而立的两排老屋,门对着门,窗对着窗,仿佛已经喁喁私语了几十上百年,从年少风华,到风韵当年,而今年华落暮。也许曾为雕花大床上迸发的婴儿啼哭而惊喜,曾诧异于城头上莫测变换的大旗,也曾感怀那檐角上掠过的一缕晨曦和晚风。如今,却只剩下默默了……

 

  那一刻,我才恍然意识到,原来这里也有春天!至少,曾经也有春天。我还记得,那会儿我还没来由地想起崔护的一首诗来,并酝酿着敷衍成另一个故事。故事的发生地,也许就可以在“向阳院”!

 

  当然,时至今日,故事依旧停留在酝酿中。故事中应该有一个灿若韶华的主角,而武庙街只给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背影……

 

  ——也许,仅仅是一个名号而已。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所属专题: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新闻标签: 编辑: 王志杰
相关稿件: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① 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