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乡唯一 新闻门户

南泉老人吴克谐

2016年04月11日 08:37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 颜剑明

  “洲泉千年吴”,读书人数以百计,读书、科举、做官是他们千年不变的追求,但是有一个人是“另类”,他就是吴克谐。

  吴克谐读书不少,却连个相公也没考上,白衣秀才都不是,这意味着他扎不进做官者的行列。对此,他多少是有些耿耿于怀的,但他故意不屑一顾,说“章句之学不足为”,认为文章乃雕虫小技,非大丈夫所为,这颇有点吃不到葡萄葡萄便是酸的意味。他后来入幕为宾,还是靠着那一点小技,周旋于官场,并因有恩于当权者而发家致富,安享晚年,七十八岁而终,亦算高寿。

  他幼年父母双亡,依靠兄嫂过活,耕种之余,迷上了绘画,每见灶画、墙画,便去临摹,非出神入化不歇,难得遇见画册,更是痴迷,当时画家王翚知名度颇高,作品流传也广,他临摹最多,久而久之,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二十三岁后,吴克谐跟人去官府学做幕宾,先入海盐县署做文案吏,后入建昌县署充钱谷师,日日夜夜地起草公文,使他练就了一手好字。受人推荐,与兄吴行简同入镇江太守谢启琨幕中,也许是意气相投,与谢一见如故。谢启琨后来在《南泉幕游记》中说吴克谐:“见其貌潇洒不羁,聆其言和易近人,与商古今利弊、时务缓急,片言居要,决策无遗。余心折服,遂订金石之交。”

  两年后,谢启琨调往扬州为官,吴克谐随往。扬州为四方辐辏之地,盐务、漕务繁杂,来往官员很多,谢启琨送往迎来无虚日,便将关防税收等事务尽托于吴克谐去打理。吴克谐廉洁奉公,不入私囊半分,对于来往公文,往往只需半日便处理得干干净净,常常在良辰佳日,棹舟于湖光山色之间,悠哉游哉。

  乾隆四十三年(1778),谢启琨因“东台书案”牵累,被逮往京师。吴克谐四处奔波,谢启琨终于脱身,两人遂成莫逆之交。谢启琨为报答,贷银五万两给吴克谐兄弟两人,让他们在乌镇购屋,并开设广丰典当行,从此财源滚滚,家道日隆。于是,他们在洲泉东郊南泉村的祖宅上大兴土木,建树滋堂、写韵楼、有朴斋、春雨轩等亭台楼阁,并于宅后筑小园,凿池叠石,栽树补竹,建南泉书屋于其中,作为藏书之所,缥缃满架,极为丰富,其中有不少善本,较著名的有宋刻《河南二程全书》、明嘉靖版《本草纲目》、明弘治版《医学引悫》及《萍湖脉经》等抄本,被坊间视为珍品。吴克谐在一些善本的首页都钤上“老屋三间,藏书万卷”和“金石录十卷人家”的印章。

  除藏书外,吴克谐还嗜藏砚台,家中有名砚盈百,最佳者二十八方,所以,他又另辟一室,取名“二十八砚斋”。吴克谐晚年厌倦官场,回南泉老屋定居,翻检旧籍,把玩古董,莳弄花草,课教子侄,悠哉林泉,安度晚年。他曾写一首诗题于书屋墙壁,记述晚年悠闲自在的生活:

  幕府青袍感发苍,言归村落起茅堂。

  清泉绕屋琴书润,曲水临轩翰墨香。

  阁有梅花春孕雪,庭余老朴夜凝霜。

  斋头古砚藏盈百,妙选无过廿八方。

  吴克谐一生喜梅,植梅,画梅,筑梅花馆,自称梅花馆主人,一篇《南泉梅花小影记》堪称美文:“余性于花木,无不爱,而尤酷与梅居。尝自念人生有田一区,屋一厘,种梅数十本,构小阁其间,名之曰‘梅花馆’,以终老于其上,亦野人之至乐矣……”

  吴克谐儿子吴廷镛,字铿华,号水村,乾隆六十年考上举人,好像也没有去做官,而是在家绘画写字,画传家法,书学钟(繇)王(羲之),以诗书自娱,终生安逸。因家道富有,便扩建宅院,建浴鸥池馆,名流来往不绝,觞咏不已。嘉庆间,参与编撰《石门县志》,是时知县为济南进士耿显亭,故称此志为“耿志”。

  吴克谐之女吴玖,也名吴玖华,字瑟兮,喜读书,亦善绘画,才貌双全,为石门名媛。曾绘一幅花卉,题诗一句:“艳不因春去,香能拒岁寒”。众口相传,足见其性情高洁。吴克谐曾为她专建一座闺楼,让其居住,馆名写韵楼。吴玖深锁其中,潜心绘事,她画的折枝花卉,如兰花、水仙、菊花,虽无根土,但新鲜欲滴。后嫁桐乡程同文,程后来任奉天丞,承修《大清会典》,吴玖随夫居京,仍绘事不辍,名动京师,“都中人得其片纸皆宝贵之”,有点洛阳纸贵的样子。

  吴玖曾画一幅《溪山归兴图》,程同文题诗其上:“人间何处觅菟裘,送老溪山一叶舟。惭愧贤妻招隐意,年年看画过清秋。”一画一诗,夫唱妇和,志同道合,恩爱无比,俨然宋代的李清照、赵明诚。但吴玖画作传世极少,桐乡博物馆仅藏有一幅《清荷图》,画面上红裳翠盖娉婷于风露之中,极为生动,为一级藏品。

  吴克谐之孙吴曹麟,字黻堂,号松溪,生于嘉庆十一年(1806),聪颖出众,道光二年(1822),十六岁参加县试,一举夺魁,名闻乡里,屡次得到县学推荐,人怜其才,但天不假年,二十五岁就离开人世,留下一部《琴韵楼诗话》和一组《语溪棹歌》。

  《语溪棹歌》共有五十首,记录了桐乡西南片(原崇德县一带)大量的地名来历、人物掌故、风物特产以及生产、生活习俗,描绘了众多的名胜古迹、深厚的人文历史和丰富多彩的民俗风情,它既是一组地方风情诗,更是一部“有韵的地方志”。如游屯泾,是一首描绘吴越古战场天荒荡的诗:“游屯泾上草萋萋,纪目坡边一色齐。惆怅当年曾放牧,渔舟唱过荡东西。”记述地方风物的诗,如杜园笋:“欲晴天气未晴余,吹暖风柔到小庐。奚事酒杯禁不得?杜园笋煮菜花鱼。”

  一个半世纪后,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短暂的盛世,崇德县拟修《县志》,聘请吴渭侠主持。吴渭侠曾去南泉村踏访旧迹,归后有笔记记载:“树滋堂,吴克谐宅,在洲泉镇姚家汇角,宅有南泉书屋、秋水轩,昔年藏书颇富,今南泉书屋两壁书橱尚存,可想见当年缥缃满架”。并录下了书于墙壁上的两首诗,一首是上引的《题南泉书屋壁》,一首是《抵家诗》:

  别去深秋归暮春,故园风景一时新。

  画梁声剧巢来燕,花槛枝青梅结仁。

  话旧且寻前岁事,问怀先及老年人。

  不知今夜相思梦,还向谁家最可亲?

  岁月匆匆,转眼又将百年,令人颇感意外和惊喜的是当年吴克谐建造的众多亭台楼阁中,二十八砚斋竟还顽强地屹立着。这所一直被村人叫做“乌花厅”的老屋,因年代久远而霉化,原本是白粉包墙,现在却是白的少,黑的多,巍颤颤地立于四周明亮光鲜的现代建筑之中,颇有些别扭。

  这是间二层楼屋,底间方砖铺地,还相当完整,二层楼板也还完好,楼顶为砖幔抹面,雕花门窗有些已经脱落,斜挂在满是杂草的天井之中,右侧一间卧室,为面板吊顶,砖幔和面板有些已坠落在楼板上。唯一让人感到牢固的是它粗大圆滚的梁柱,估计再过三百年也不成问题。二十八砚斋当初建造之时,是用来珍藏文房四宝的,现在却被主人堆满了稻草柴,霉湿之气弥漫室中,让人不能久留。主人自然姓吴,是吴克谐的嫡系,但是第几代,他自己也不清楚了,只是一个劲地说,乌镇的吴肖桐是本家,是从这里迁去的,他们一支发了。

  正如屋主所说,乌镇吴肖桐一支确是从洲泉迁移出来的,吴肖桐的曾祖父便是吴克谐之兄吴行简。吴肖桐曾重修《洲泉吴氏族谱》,年轻时中秀才,授拔贡,设馆课徒,名噪一时,是乌镇中西学堂(植材小学之前身)的首任校长。有子四人,均有成就,长子吴斯盛拔贡出身,曾为京官,八国联军进犯京津时,他伺候慈禧、光绪西迁。次子吴斯来附贡出身,曾在无锡为官。三子吴斯美毕业于新式学堂广译堂(外国语学校),曾任驻印尼棉兰领事。四子吴斯仁曾任安徽蚌埠中国银行行长。吴肖桐后裔有百数人,目前散居北京、上海、西安等市及欧美、日本诸国。

  吴玖《清荷图》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所属专题: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新闻标签: 克谐 谢启 书屋 梅花 二十八 编辑: 匡万忠
相关稿件: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① 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