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乡唯一 新闻门户

古山与古山庙

2017年02月06日 08:50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 图/文 乐忆英

  2016年冬,与俞老师、王老师等寻访古村落,上午去民合村荷花池、船丰浜及新翁村贞节牌坊,下午去古山庙。

  古山是个历史悠久的老地名,最早记载“乌镇”的碑就在古山庙。

  车子过乌镇大桥,向南,经乌镇医院大门,沿水泥路前行,百米远折向西,是乌镇福利造纸厂,再往西千米左右,是百子桥(旧名栅子桥),桥下的百子桥港是嘉兴、湖州两地分界线,前行数十米,又有一座小百子桥,桥堍向南百米远,就是闻名已久的古山庙。此地现属湖州市南浔区练市镇施浩村。庙是2011年重建的,规模不大,只有一间庙宇,门档旁立有两块碑,庙门前的空地上,村人晒满了新收的稻谷。

  古山庙原属乌程县,庙祀索靖明王为土地神。乌镇的地名唐以前无典据。唐咸通十三年四月,由朱洪撰并书、吴晔篆额的《乌镇古山索靖明王庙碑》,首次记载“乌镇”两字,碑文中说:“按吴王号索靖,谥曰文皇帝,其姓孙氏,讳和,吴主大帝权之仲子。”对于索靖明王即孙权仲子的说法,明代茅坤的《浙江分署纪事本末》及张园真的《康熙乌青文献》都提出质疑,认为孙权有七子,名字昭然,“吴王号索靖”,文献中并无索靖之称谓,况且孙权仲子(即次子)为孙虑,孙和则是孙权的三子。而据《乌程县志》“庙祀志”载,古山村有李靖庙,内有唐吴道古碑。“索靖”疑是李靖祠之传讹。

  历代镇志均载:朱洪碑首次出现“乌镇”两字。其实,碑文中并无“乌镇”两字,现存古山庙前的碑是明万历四十八年镇人唐泷重勒立石,碑额古篆体“索靖明王庙碑”六字依稀可辨,而碑文早已漫漶不清。在唐代,不可能有“乌镇”这个地名。早在春秋时,此地属吴国,吴在此戍兵备越,名“乌戍”;至北宋,又有“乌墩、青墩”之称谓。最初修纂《乌青志》时,特意在碑额增加了“乌镇古山”四字,并且得到了一致公认。作为依据,历代志书均沿袭这个说法。所以《乾隆乌青镇志》卷十二“著述”中说:“按镇寺唐碑可考者,只此二则(另一碑为《光福教寺碑》,唐咸通间立石),是碑阙撰人姓氏,间有漫漶处,而文献竟失载,录之俾勿湮也。”古山庙前另一碑为《藏经阁碑记》,《乾隆乌青镇志》卷五“乡村”中载:“崇祯元年,都宪唐世济舍藏经全部,创阁藏之,有藏经阁记。”可惜的是,此碑亦风化严重,竟然一字无存。

  按辈份,唐泷是唐世济的堂弟。唐氏为乌镇望族,世居西栅。明清时期唐氏家族共有十多人中举。唐泷在乌镇西栅放生桥南筑有唐园(即“灵水居”),他虽未中举,但精于经义,擅长篆书,见唐代古山庙碑风化破损,故出资并亲自临摹碑额的古篆体,立石重刻。

  唐世济,在善利桥(即二井桥)南筑有“抑抑堂”,万历二十五年进士,官至左部御史。崇祯元年,唐世济将家中所有佛经藏书全部捐给古山庙。唐世济长子唐元竑,在放生桥西建“琪园”,万历四十年举人。唐元竑是明末诗人、书法家,明亡后参拜费隐禅师为师,人称“正法禅师”。《乾隆乌青镇志》卷九“人物”载:“顺治丁亥十月十一日,(唐元竑)欲往古山寺,过虹桥,忽跃身入水,以救,免力疾诣寺,自此勺水不入口,至十九日卒。”

  古山庙建于何时,文献无载,朱洪碑中载:“咸通十一年夏,洪潦大淹,堂宇流浪。至十三年春,即有沈君曰某者,更广其地,巍构轩堂。”此记载是说,在咸通年间此庙早已存在了。而何时有古山,文献同样无载。虹桥(后改名望虹桥),在东岳庙西,乾隆十八年重建。桥下即百子桥港,环通虹桥港和西市河,虹桥的朝南桥联云:“满目苍茫山自古;半湾活泼水源灵。”也就是说,自古以来就有山(古山),位于虹桥南。而据文献载,古山是一土丘,丘上有古山寺,树壮山门,云雾缭绕,前后植有银杏修竹,绿树成阴,宋时所定乌青八景之一“古山云树”,即指这里。宋代诗人丁南留有诗作:“山古越培嵝,树深阴榱橠。林径可通幽,布履恐韰倮。”

  以百子桥港为界,东为东古山(乌镇虹桥村)、西曰西古山(练市施浩村),晚清时同属乌程县仁农乡,毗连乌镇西南二栅,其乡村为河南浦、施奥(即施浩)、古山村、戴家村等,乡公所在河南浦。1949年5月3日,乌青两镇同时宣告解放。一年后,乌青两镇合并为乌镇,隶桐乡县,原吴兴县乌镇区辖12个行政村(镇区4个、镇郊8个),其中镇郊的虹桥、永兴、东瑶、倩泾不变,其余4村(吴家浜、施奥、横塘、虞奥)划入吴兴县洪塘乡。当时乌青两镇的领导为南下干部,可能对两镇历史不甚了解,虽然结束了乌青两镇千百年来两县分治的历史,却把施奥(西古山)划入洪塘乡。至此,最早记载乌镇历史的石刻文物留在了乌镇境外。

  从古山庙出来,我们又来到东古山。“古山”成为乌镇虹桥村的一个自然村,村民的房屋分为上埭、中埭、下埭,数十户人家,从留存下来的几间老屋的建筑风格来看,都是民国时期的。缓步寻觅,不由想起清代诗人顾时森(练市人)的《秋夜自古山步归》:“缺月光浮梵宇高,尚余残暑逐醇醪。秋风四野动禾索,溪水三更听桔槔。非是爱游情未倦,只因觅句兴犹豪。望中灯火人家近,独喜迎门一犬嗥。”曲径通幽处,但见茂林修竹,河浜两岸大树参天,绿阴蓊郁,置身其间,仍能感受到古意盎然。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所属专题: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新闻标签: 编辑: 王志杰
相关稿件: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① 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