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村落故事

新益,一个可以满足你对乡愁所有念想的小村

一一 大麻镇中心学校初中科学教师 王健

嘉宾介绍

王健,是一位80后,大学毕业后,做过新益村的大学生村官,如今是大麻镇中心学校的初中科学老师。曾参与了《崇福镇志》的修编工作,接触到了地方历史,就喜欢上了地方历史文化,业余时间常常查找、收集文史资料,2016年开设个人公众号——语溪文史,专门讲述崇福地方文史,将之前工作中收集的资料照片展示给网友。平时还爱好摄影、看书、旅游等等。

访谈内容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29_281082.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0_655676.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1_989609.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2_413699.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3_542563.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5_538037.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6_418590.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37_990368.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24_840531.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8/06/14/18061425_910018.jpg

  卢珊:挖掘村落的历史找寻古老的记忆。听众朋友,大家好,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旅游桐乡》的“渐行渐远的老村落”系列直播访谈,欢迎您收听。我是主持人卢珊。

  今天走进我们直播间的是大麻镇中心学校初中科学教师王健先生,他要和大家一起聊聊崇福镇新益村的历史文化,人文掌故,如果你对桐乡村落历史文化感兴趣,对濮院新联的历史与发展,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想说,就请发到我们的微信平台上,我们的微信和微博为大家开通着,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是“TXFM971”,我们新浪微博名是“FM971旅游之声”;你也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89399300。欢迎你收听和参与我们节目,让我们一起为桐乡发展出谋献力。

  卢珊:听众朋友,现在王健先生已来到我们节目的直播室。王老师,您好!

  王健:主持人好,听众朋友好。

  卢珊:欢迎您作客我们《旅游桐乡》节目。

  王健:第一次来到这一节目感到很激动,我平时也有看《旅游桐乡》的微信号。

  卢珊:谢谢王老师关注和支持我们。王老师,您虽然现在是在大麻工作,但您是崇福人,又曾经在崇福新益村做过村官,您对新益村的历史文化是非常熟悉和了解的,今天就请您来和我们聊聊新益村,说说新益村的悠久的历史文化、人文掌故。

  王健:很高兴和大家说说新益。我虽然不是新益村人,但在那里工作过五年,是我踏上社会的第一站,因此,对新益我还是蛮有感情的。新益村位于崇福镇北门,东与茅桥埭村相邻,西与五丰村相连,新益的北面就是上莫村。全村地域面积2.2公里,有12个村民小组,人口大约2000多。京杭大运河由北往南流经新益村,桐德公路自南向北贯穿而过,距杭州市55公里,上海市150公里,自古以来,新益的水陆交通都十分便捷。

  卢珊:新益村有着悠久的历史,单就村名就很有说头。我了解到,原来并不叫新益村,它历史沿革也比较复杂,特别是民国以来。

  王健:是的,明清时期新益村属于崇德县语儿乡,明末清初时的语儿乡檀树村就在新益村范围内。1933年时属上莫乡。1947属崇福镇第十二、十三保。1949年后为城郊乡五村、六村,1956年,五村、六村合并为新益高级社。1958年为崇福人民公社4大队。1961年为芝村公社新益大队。1979年缩小生产队规模分为19个。1996年调整为12个小组,有屠家埭、官庄桥、活罗浜、谈树下、栈前埭、曹家墩、姜家埭、李家兜、仙人浜、徐家埭、打鸟桥。

  卢珊:听着感觉真的有点复杂。我听说,现在新益这个村名的历史是比较短的,也就几十年的时间,是1954年人民公社的时候才正式叫新益村的。

  王健:是的,这个村名可以追溯到1954年人民公社时期,当时各小队成立初级社,观庄桥河西取名“观一社”,观庄桥河东、活罗浜取名“观二社”,谈树下取名“新益社”,曹家墩取名“建立社”,姜家埭取名“先锋社”,仙人浜取名“丰收社”,人民公社结束后选择了“新益”两个字作为村名并沿用到现在。

  卢珊:新益村还曾是芝村乡乡政府的所在地,是吗?

  王健:1956年合并为芝村乡后,乡政府驻地年迁往官庄桥。现在如果你到官庄桥,还能看到那个巨大的奔马雕塑,当地人都叫这里为“石马”。

  卢珊:嗯,我前几天去看到了,奔马雕塑还在,当初这奔马雕塑是芝村乡的一道风景。我听说,与新益村相距不远,在海宁市有个村也叫新益村,对吧?这蛮有趣的。

  王健:对的,海宁许村镇也有个新益村,我查过,两个村相距也不过14公里。

  卢珊:还蛮近的。王老师,这新益村有据可查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汉代。因为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在新益村曾发现过一个汉代墓葬群。

  王健:是的。这个汉墓在李家兜小组,这个小组因以姓沈、姓李的人较多,而且村内有浜,形似弯兜状,所以叫做李家兜。这个墓东面临河、东西长约200米、南北宽约100米,远处看就是高出水田2﹒3米的一个土墩,1973年市文化局博物馆曾在这里发现墓室局部砖壁,出土零星汉砖、汉代陶器、青铜器残片等,通过文物考古认定为东汉大墓或东汉墓葬群。李家兜往南就是跃进桥,也是县城北门,由此可见,汉代崇德地区就有名门大族曾居住在这里,才将墓地设在北门外。

  卢珊:我看到报道,这个古墓曾被盗墓贼挖得千疮百孔,是吗?

  王健:当时白天可以看到盗墓者“光顾”后留下的盗坑,地上还有零零散散的一地破碎陶片。后来调查发现盗墓者通常在夜晚行动,而且不只一个人,还带着铁锹等工具。其实后来根据文物工作者的介绍这个墓葬群没有值钱的玉器、金器,只有最普通的陶器,但是近五年来,陶器的价格有所上涨,因此,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盗墓者。

  卢珊:这么一个我们桐乡保存最为完整的汉代墓葬群被这样毁了,太可惜了!

  卢珊:王老师,新益村是一个千年古村,前面您说到了新益村村名的由来和历史,其实,新益村里的一些自然村也是很有历史和故事的。像有一个叫田公墩的,我刚听到时,第一反应是很有趣的一个名字,肯定有故事。

  王健:是有故事。田公墩,全名叫田公地母墩,是古代祭祀田公地母两位神仙的地方。根据古代县志记载田公地母墩在城西北田家桥西墩前,是明代乡绅吕相开始建阁楼来祭祀田公地母。清代的时候还多次重建,并建有田家桥。据说民国时期田公墩前漾中还有一个泥墩,墩上建有一座小亭,亭中塑田公地母泥像。

  卢珊:前几天我去时,现在这个泥墩、泥像和小亭都已没有了。

  王健:是的,现在那个泥墩和泥像早已消失,不过田公墩这个小地名一直沿用。

  卢珊:又是一件可惜事。我去村还听到,新益有一个自然村叫仙人浜。

  王健:是的,仙人浜是村内一小组,目前有一座仙人浜桥。根据古代县志记载,仙人浜,又叫雪演浜,浜有二泉眼,大旱不涸,亦生无节芦。

  卢珊:据说,这里面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王健:是的,传说古代村中有一个小孩,在浜边巧遇仙人下棋。等到看完一局棋后回家里,突然发现村里居然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打听下才知道原来这个村里数百年前曾走失一小孩,听到这里这个小孩洒泪离去。于是村里人便叫村中的这个水浜为仙人浜,小村就以此为名了。

  卢珊:原来仙女浜是这么来的,新益村还有一个自然村叫谈树下,但村里人跟我说,原来叫檀树村,这是怎么回事呢?

  王健:檀树村据当地老人回忆,说古代时候这个地方长有很多株檀树,不遇大水则不发芽长叶,因此称“望水檀”,于是村就得名檀树下。百年后,村中又凑巧有姓“谈”的几户人家,于是“檀树村”慢慢改名为“谈树下”。

  卢珊:哎,王老师,前面你说到新益原来曾叫官庄桥,而说官庄桥,在新益人眼里,既可以说是地名,也可以指一座桥。

  王健:是的,官庄桥建于宋朝,当时叫做观德桥,俗称官庄桥。当然现在这座古桥已经不再了,但是古桥附近的村落就取名“官庄桥”,小组内有钱家角、戴角等地名,解放后,官庄桥的名字由于官员的“官”字带有点“资产阶级”意思,于是大家把“官”字被改为观众的“观”,现在的官庄桥是1974年12月所建。

  卢珊:我了解到,新益原来还有好几座古桥的。

  王健:除了官庄桥还有明代宣德年间的社安桥,就是今天姚匠桥址。古代县志中还记载有登瀛桥,也称打褚桥,还有回宫桥,但已经不知具体位置在哪里了。

  卢珊:新益还有一个独特的风俗,叫“拜香凳”,这是怎么回事呢?王老师,你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王健:拜香凳,流行于崇福、大麻、洲泉等地农村庙会中的一种民间歌舞,当地人也叫“拜香调”,拜香调音调平稳朴实,舒展流畅。伴奏乐器有板胡、笛、箫、唢呐、二胡等,打击乐器有木鱼、碰铃等。伴奏时最少七人,多至十余人,曲谱自由反复。据村里年龄最大的传人戴海林说,拜香凳于1929年传入。当时芝村庙会盛行已久,迎会期间,各村的表演带有很大的竞争性。各村村民都各自为阵,请师学艺,在庙会上竞相献技,以博头彩。为此,新益村村民也自发组织,挑选八名十一至十二岁男童,聘请邻村一位名叫杜和生的俗家道士担任老师,编排了拜香凳。这八名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每人手端一只的小方凳,凳子上放精美七层宝塔,伴随江南丝竹伴奏边唱边舞。当年清明在庙会上演出,一时轰动四乡。此后,新益村的拜香凳逢会必出,长达二十余年,并流传开来,崇福、大麻、洲泉、乌镇一带也出现了形式类似的拜香凳。拜香凳被列入第三批嘉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990年《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这本书详细记录了舞蹈的曲调、造型、服饰、动作说明等。

  卢珊:新益村的村与桥都历史底蕴深厚。

  卢珊:王老师,虽然新益村只是一个小村落,却显示出其深厚的历史底蕴,人才辈出,历史上著名的清代反清义士、文学家孙爽就是新益村人。

  王健:孙爽,字子度,出生于明万历年间,这是一个明清交替时期,因此他身上有很明显的明朝遗民色彩。孙爽的祖籍浙江钱塘,就是今天的杭州,他的八世祖迁至崇德县城西郊檀树村,也就是今天的新益村,入了崇德籍。孙爽从小就很聪明,入塾不久就能提笔写诗。16岁至杭州,考取乡试,后从师新安学者程嘉燧,得先生悉心指授。23岁参加乡试,以成绩优异补杭州府诸生,与余姚黄宗羲、黄宗炎、嘉善魏学濂等都是朋友。

  卢珊:他是为了救人而被抓、被打,后来释放回来,他闭门谢客,归隐田园。

  王健:是的。孙爽曾经在吕家当吕宣忠的私塾老师。清朝顺治四年春,吕宣忠因反清在孙爽家中的墨兵斋被捕,孙爽被一起带走,押解到杭州城隍山的兵营中,孙爽谒见巡抚萧起元,说明宣忠是自己弟子,愿以全家性命保释吕宣忠。巡抚问孙爽:“为何你要保释叛臣逆子呢?”孙爽说:“宣忠起义,不是叛臣逆子!”萧起元十分愤怒,将孙爽打了四十大板,禁锢了一个多月,将吕宣忠处死。孙爽因为人正直有名望被释放回家,黄宗羲、张履祥曾去拜访,但他闭门谢客,39岁时在贫困与抑郁中身患肺病而去世。

  卢珊:同是反清义士,又是同一个县的人,孙爽虽然比吕留良年长许多,但他与吕留良的关系却很好。

  王健:是的,孙爽比吕留良大12岁,崇祯十一年(1638),25岁的孙爽参加吕留良的兄长愿良与东南士人组织的澄社。明崇祯十四年(1641),孙爽与吕宣忠、陆雯若等十几个人在崇福寺内组织征书社,那天吕留良与比他年长5岁的侄子吕宣忠一起参加。刚好孙爽与吕留良同坐在大殿上,大家拿出所作诗文进行交流。孙爽读了留良的作品,非常认同他的才华,居然拉了13岁的吕留良与他同席,并在留良的诗卷上题字赞赏他的才学和为人。后来孙爽在吕氏家塾任教,常与吕宣忠、吕留良评述诗文,于是,吕留良与孙爽就成了忘年交。可以说孙爽的思想直接影响了吕留良。

  卢珊:孙爽去世后,吕留良还为他写了墓志铭。

  王健:对的,孙爽死后家族穷困潦倒,直到23年后,才有长子安葬在祖坟,并邀请吕留良为其撰写墓志铭,墓志铭中还记录了他的曾祖父孙仁寿,祖父孙良佐,父孙有庆,长子孙慎,次子孙怀,孙孙元履,以及婚配情况。这些资料都有助于我们了解孙姓在新益村繁衍的情况,据我了解目前谈树下小组还有几乎孙姓人家。

  卢珊:新益人很勇敢,自己认为对的事就敢作敢为,我就想到了新益村的老村支记谈雪荣,他敢为人先,1977年就办村办企业。

  王健:1977年,当时的村党总支书记谈雪荣等三人前往无锡洛社学习技术,回村后办起了五金厂,这位谈书记在前几年已经八十多了,但是每次看到他前来村委开会,他总是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我们都亲切叫他老谈,无论是下地干活还是村里的活动总是踊跃在前,而且在1977年文革刚结束敢于学技术办厂的书记可以说十分难得,也许这是现在的村干部身上所难找到的那种“接地气”又“敢吃螃蟹”的独特气质。

  在2013年的崇福镇志编写过程中,我们还专程调阅了自50年代起新益村内人口迁徙情况,包括上山下乡、改革开放后等迁入的村民情况,很多人后代如今正在开办企业、高校从教等等,他们都是新益村的骄傲。

  卢珊:我们祝愿“敢吃螃蟹”的新益人,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卢珊:听众朋友,我们今天的《旅游桐乡》直播节目已快接近尾声了,在这里我们感谢走进我们直播间的大麻镇中心学校初中科学教师王健先生,也感谢所有参与和收听我们节目的听众朋友。听众朋友,再见!

  王健:听众朋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