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乡唯一 新闻门户

执迷不悟

——散文集《繁花满树》后记

2017年05月17日 08:57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王 立
  《繁花满树》,散文集,王立著,北岳文艺出版社2017年4月版

  文学,一直让我执迷不悟。“执迷不悟”这个成语,在这里应该拆分开来,执迷,是固执地迷恋其中;不悟,思量起来确实汗颜,自从十八岁开始从事业余写作以来,历经多少个春夏秋冬了,依然难悟文学艺术之道。

  所谓“悟”,民间说法是“开窍”,当然没有那么容易。《红楼梦》中有一剂“开窍通神散”的药,是贾母用来医治宝玉“痴呆”病的,曹雪芹知道这世上没有这样一剂神药,所以就写到宝玉是佯狂发病的,为的是留住黛玉,不让主仆回到苏州去,可见宝玉对黛玉用情之深。

  悟,应该是天赋与努力的结果。凡是热爱一门艺术的人,或许都有那么一点儿天赋,也曾努力付出过,但是距离恍然大悟的境界,实在是遥不可及。所以,世上真正的文学大师、艺术大师,若按总人口的比例,用得上“寥若晨星”这个成语。胜不胜数的就是我们基层的文学爱好者,日常状态是白天忙忙碌碌谋生计,晚上则沉下心来爱文学,在这样的处境之下,如得悟道,殊为异数。

  即使不悟,依然执迷。这是唯一让我值得欣慰的。多少文学青年因为不够执迷,写作的才华如同昙花一现,顿然悄无声息,转入了另一种生活轨道。

  其实,执迷于文学,是寂寞而又艰辛的事儿。

  文学需要寂寞独处,静思冥想,尽管书写的文字带着作者灼热的情感与温度,但也只是无声无息地与这个世界交流和对话,更多的文字如同一滴水融入了沧海,没有涟漪,亦无踪影。放眼世间,也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文学精品能够名垂千古。

  文学之路又是艰辛的,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在深井里挖掘金子。唐代苦吟诗人贾岛曾经感叹道:“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写诗比农民耕田种地还要艰辛,大多数尘世中人一定是难以理解的。唐代诗圣杜甫说过:“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文人往往是有洁癖的,是完美主义者。两行诗句都要经过三年推敲,这是极端完美的典型。清代作家曹雪芹把时间全部耗在了那部没有写完的《红楼梦》上,“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致使书未成、人已亡,给世人留下了千古遗憾。然而,曹雪芹作为一个文学大师,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宁可精雕细作未成之书,也决不粗制滥造一部全稿。现代作家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按黄永玉的回忆,沈从文握着一管毛笔,先后修改了一两百次。

  因此,一个真正热爱文学的人,是把文学视为生命,甚至比生命更重要,无怨无悔地付出了一生的心血。所以,这已不仅仅是艰辛,而是悲壮。

  从事流水线、机械化工作的人,在辛劳一天之后,当天的工作全部结束了,身心可以彻底放松,经过一夜酣睡,体力恢复了,便又精神饱满地重复上一天的工作。

  然而,对于文人来说,文学艺术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日思夜想,牵肠挂肚,始终处于焦灼、忧虑的境地。一旦从事了文学创作,便永远没有结束的这一天。

  文人用艺术作品照亮了芸芸众生的精神世界,然而他们的心灵宇宙往往是悲悯情怀、苦难意识、悲观主义相互交织的精神图境。因此,几乎所有的文人都具有忧郁气质。

  《红楼梦》中有歌曰:“我所居兮,青梗之峰;我所游兮,鸿濛太空;谁与我逝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这可以视为文人的精神写照:高蹈而又孤独。

  那么,为什么依然有无数的人追逐文学的梦想?

  印度文学大师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说过:

  当文学的魔棒一触到细小的生命——一朵野花或一片绿叶时,其强烈的光亮让帝王们黯然失色。

  瞧,文学是如此的美好!这就是我热爱文学、执迷文学的理由。即使笔下无法绽放出高贵的牡丹、鲜艳的玫瑰,所有的努力只是茫茫原野里的朵朵无名野花,然而,荒郊野外的满树繁花,以其生动而又明媚的姿态,一样怒放出春天的灿烂。

  就这样,继续执迷不悟,执迷不悔。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所属专题: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新闻标签:编辑:潘霞
相关稿件: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① 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