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乡唯一 新闻门户

国资委主管杂志:电动车替代燃油车又是个世纪骗局?

2017年09月19日 15:01来源: 能源杂志 作者:冯跃威

  大量实证信息可以证明,油气资源是可再生资源!而用油气不可再生的由头,就可继续编出无数离奇的故事来蒙事。燃油汽车替代很可能又是哈伯特骗局的一个延续。

  继德国、挪威、荷兰等国之后,法国生态和可持续发展部部长尼古拉·于洛在7月宣布,法国将在2040年全面禁售燃油车。不仅发达国家,而且,发展中国家的印度也跟风,寄希望在2030年实现汽车销售全部电动力化。一时间,用电动汽车替代燃油汽车的预期正在被更多的人所接受,燃油汽车似乎快成了“过街老鼠”。

  但是,这种替代只是预期还是骗局?其背后的战略意图是什么?对相关产业未来的布局又会有什么影响?笔者试图一窥。

  制造“石油峰值论”的骗局

  本世纪初,“石油峰值论”日渐盛行,驱动着原油供给“末日论”也逐渐时髦,但随美元购买力的下降,油价上涨,又刺激了开发商增加了原油生产,使原油的“末日”没有到来,“峰值”更没有到来,然而,到来的却只是随美元实际购买力剧变引起的对包括原油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和资本资产等价格关系的再定位。

  “石油峰值”源自1949年美国著名石油地质学家哈伯特(Hubbert)发现的矿物资源“钟形曲线”规律。哈伯特认为,原油是化石燃料,是生活在中生代里的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的恐龙及藻类等生物被埋在地下,经过近2.5亿年的生化反应而成。因此,原油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任何地区的原油产量都会达到最高点。达到峰值后,该地区的原油产量将不可避免地开始下降。但是,这个理论仅是个假设,并没有任何科学实证,却成为了近代“有机生油”理论的主要依据,甚至成为生油学说的“科学定理”。

  其实,在这篇论文发表之前,哈伯特先把论文送给了某英美石油巨头的董事长过目,这位董事长表示:一定要与美国当时最具权威的原油储量专家威克斯评估的原油储量观点分庭抗礼,并要求哈伯特在论文中估算出原油的最大储量。此时,哈伯特心领神会,随即提出美国原油储量只有1500-2000亿桶,不到威克斯当时评估储量的一半,即4000亿桶,而且威克斯还在不断调高储量预期。一旦威克斯理论成为业内主流,石油巨头们就很难再继续操控油价,更难通过提高油价牟取暴利。

  就这样,作为商业牟利的工具,一个石油地质学家堕落了!

  此外,哈伯特还预测了全球原油终极储量,当时称全球只有1.25万亿桶,在1970年将达到开采峰值。但是,原油在被使用了半个多世纪后,2013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统计,全球原油储量仍有近1.7万亿桶。哈伯特错了,但BP也还是错了!

  不被尊重与认可的前沿科学

  基于原油的有机生油理论,以美国为主的科学家以干酪根热降解生油模式为依据,认为动植物死亡分解埋藏而成矿。但其原子团极其复杂,结构至今没搞清,因此,索性就称其为干酪根。但干酪根热降解生油假说违背了热力学第二定律。为此,前苏联科学家做了一个假设,以世界上最大油田——沙特的加瓦尔油田为例来驳斥西方的原油有机生油学说,即要生成该油田已产出的原油,就需要一个长、宽、高各30公里的立体空间,在里面填满恐龙肉,而且还要100%转化为原油,这不仅违反热力学定律,而且还荒诞至极。

  其实,早在1950年代初,前苏联科学家就已经发现了原油来源的全新理论。研究结果让这些科学家大吃一惊,他们的结论是,美国人所称原油源自生物的理论纯粹一派胡言。而且原油储量也不像美国人所说的那样非常有限,事实是,世界上发现的油田越来越多。1956年,宣布了该团队的研究结论:“原油和天然气与地下埋藏的生物没有内在联系,它们是地球深处涌出的太初物质(即反应物)。”

  在此期间,苏联人还发现了废弃油田可以自我修复的现象,又称为是“自充式”油田。进而,确信原油是地壳深处的太初物质,是在地球形成的初期就已经存在,是在地核高温高压作用下冷喷发进入地壳浅层地带而自然生成的。所以,地球上的原油总量只与地层深处碳氢物质生成的数量有关,与钻井深度(作者注:应是有效连通)有关。由此,初步形成了原油的“无机成油理论”。

  在此理论指导下,原来用有机成因理论不可能有原油蕴藏的地方找到了原油,并获得了重大的突破。如被西方科学家号称原油荒原的西伯利亚地区勘探出11个大油田和1个超级油田,使前苏联在1980年代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与此同时,又在被认为是晶基地质不毛之地的第聂伯-顿涅茨盆地获得了重大发现,而且,那里发现的油田面积可以与阿拉斯加北坡的巨大油田相媲美。

  尽管如此,俄罗斯人还是在默默地坚守着这一不被“尊重和认可”的“前沿”科学。

  为了利益美国精英设局

  1998年下半年,美联储持续向市场投放货币,征收全球的铸币税,致使美元实际购买力下降,包括原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原本应该上涨,但因在俄罗斯、非洲、亚洲都发现了许多大油田,依照供需理论,国际油价必然需要持续暴跌。

  为了配合美联储通过币值变化对全球征收铸币税的战略任务,美英石油巨头再次抛出石油峰值论的升级版,授意爱尔兰石油地质学家科林·坎贝尔和法国石油地质学家让·拉哈瑞尔联名在《科学美国人》上刊发标题为“廉价石油的终结”一文。文中再次预测石油产量将在2010年达到峰值,使国际油价(以WTI油价为例)从1998年12月下旬的每桶11.63美元连续盘升到2008年7月中旬的最高收盘价每桶147.27美元,年化涨幅122.77%。不仅完美地配合美联储向全球征收了铸币税,而且,从原油贸易中获得了操纵油价的超额利润。

  期间,担任石油服务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迪克·切尼对坎贝尔的观点也大加赞赏,强调原油是一种稀缺资源,战略意义重大。2000年11月,同小布什搭档当选美国副总统后,随即出兵伊拉克,帮助美国石油公司完成了对包括伊拉克重要油气田在内的战略介入与控制。

  特别是库尔德自治政府,它不顾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反对,从2007年开始,就向西方主要石油公司大量签发勘探开发许可。其中,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美国石油公司纷纷拿到了最丰厚的分成合同。自治区内520万库尔德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收益,人均GDP从2003年美伊战争时的800美元迅速增加到5600美元,达到世界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而美国石油公司也开始收获美国政府持续“庇护”库尔德人所带来的“红利”。

  因此,美国政府就更有动力去设局。

  揣着明白装糊涂

  早在1980年,美国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地质学家迈克尔·霍尔布蒂就对哈伯特的理论提出过质疑,并认为原油开采量会不断增加。但石油巨头们对此充耳不闻,死咬“石油峰值论”,甚至将“生物变油”的有机成因理论写入地质教科书,并异口同声地认定石油是“化石燃料”,是地下埋藏的恐龙及藻类等生物经生化反应而成,因此,资源必然有限。并通过对媒体的控制,使这种观点成为世界主流共识。

  然而,美国人的嘴和实际行动上永远不会有时空的一致。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随着国际油价从每桶2美元迅速攀升到每桶40美元时,具有极高风险的深海油气开发投资露出了曙光,并在经济上陆续开始可行。

  为了牟利,美国综合技术实力较强的石油公司以欧佩克利用石油武器中断供给,抬高油价,制造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危机等为由,逼美国政府开放墨西哥湾深海油气开发的许可。随即他们又强强联合投巨资挺进墨西哥湾深海,谋求可期的高回报。

  但由于当时深海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不够成熟,而且技术被少数几家美国公司垄断,所以,即使有能力参与深海油气开发的石油公司也都选择了近乎是掠夺性的开发方式,对深海油气层进行超强度开采,以图尽早收回投资,降低运营风险。其中,美国莫比尔、德士古—雪佛龙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湾深海区块330油田OS油层的合作开发中就进行了强化开采。从1972年开始,超强度采出了数亿桶(油当量)的天然气和凝析油。不仅油气产量没随时间衰竭,相反,随时间推移,采出的油质逐渐变轻,且生物降解程度越来越少。于是,美国能源部组建了GBRN小组,针对这种奇异的现象展开了系统性的追踪研究。

  在今天,国内大众还不知二维地震和三维地震为何物,在上世纪70年代,GBRN小组就已经应用“四维地震”技术对油气运移轨迹进行了系统性研究,成功发现油气从深层逐步沿断层面裂隙向上运移、补充已开发的330油田OS油层的事实。发现了在垂直裂缝带里出现纵、横波速的降低,用Voxel透明像素技术看到这种油气上移的通道图像。并将这一过程进行了录像,取名为《正在流动着的油田》。在录像带里,美国科学家虽没说明深层油气来自何处,但可证实油气还在生产中,并沿深断裂不断上升。

  无独有偶,法国CGG公司也展示了一个通过“四维地震”分析发现油气从深层逐渐向上运移、补充开采层的例子。

  大量实证信息可以证明,油气资源是可再生资源!原油不是依靠有机成因理论所形成。是无机成因。但处于长期战略需要,美国人才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而油气藏实际储量也绝不等于用储层体积等现有技术计算的量,它是一个既有采出、补充和逃逸的动态过程。这一点,美国能源部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心知肚明,可其官方和石油公司不仅闭口不谈油气补充与逃逸,却偏要借哈伯特“石油峰值论”,将油气价格上涨与资源不可再生挂钩。这种意图就是在淡化1971年美国背叛对世界的承诺,即废除美元按固定比值兑换黄金的货币机制。而用油气不可再生的由头,就可继续编出无数离奇的故事来蒙事,而今天的燃油汽车替代很可能又是哈伯特骗局的一个全新延续。

  “忏悔”中的无奈

  1989年,哈伯特在他去世前的一次访谈中就承认,自己用来估算美国原油储量的方法与科学没有半点关系。创造化石燃料学说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对“石油峰值论”提供理论支持,即原始生成的原油总量是有限的(再生部分可以忽略不计),可开采的区域仅限于古生物大量沉积的基岩,而迄今为止所有可能产生这种原油的地方全都已经被勘探过了,也就是说原油不可能再多了。并且称,为了让自己的理论看起来真实可信,他必须变成权威专家。因此,他将“高斯曲线”稍加改动后冠以“哈伯特曲线”之名,而事实上这些曲线的改动只是其臆想出来的。根据自己臆想的曲线,反推某段时间的原油产量,而并不涉及任何数学逻辑。

  可见,哈伯特犹如一个打哪指哪的枪手,其百发百中的背后就是一个十足的骗局!在西方精英们长期肆意操纵包括原油在内的各种大宗商品价格的背景下,原油价格很大程度上已不完全取决于自然、供需、库存、科技等因素的变化,而更多地取决于完成美联储的货币沉淀和主导石油价格的美英集团的利益诉求。只要这种利益主体的控制力还在,就将会作为终极因素而凌驾于其他因素之上,干扰并最终决定产品价格。

  是否正在推进世纪性骗局?

  既然原油是无机生成,只要地球存在,原油和天然气就可以源源不断地由地球生产出来,汽柴油也就不会短缺。那么,世界主要国家为什么还要提出燃油汽车的替代议题?

  2008年后,各国为了解决由美国制造的全球金融经济危机带来的衰退,不得不采用了巨额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进而造成了现有工业产业的超级重叠与产能严重的过剩。又随着大规模战争的消失和人口自然死亡率的下降,都无法有效地消化掉这些过剩的产能,进而将大量资本以产品的形式将有限的资源固定为了沉没成本,增加了银行的呆坏账与经营风险,并为再次暴发经济危机埋下了种子。

  但由历史经验可知,要摆脱这类危机,就需创造新的产品、新的产业和新的需求。而电动汽车不仅满足上述条件,而且还“滋润”着环保、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即使没有必须替代的必要性、即使异地发电已将污染留在了远离城市的一次能源资源地、即使增加了当期的经济发展,但都将要不可避免地造成大量与原油有关产业的资本资产的沉没成本发生,并推升新兴产业及其相关资源价格,进而还会推升整个社会的物价水平,并传导和刺激货币的持续超发和货币实际购买力的下降。

  以新能源电动汽车的电池为例,如若实施燃油汽车替代,电池续航能力及成本就是其关键。而在特斯拉电池正极材料中,主要使用的是钴镍铝氢氧化物。随着钴价走高,镍正在加速取代钴,特别是原料硫酸镍。尽管镍元素在电池中的主要作用是能提高材料的能量密度、决定着电池容量,但中国的镍矿资源并不丰富,红土镍矿更是严重依赖进口。尽管国内镍的中间品氧化镍、氢氧化镍和碳酸镍等材料的来源丰富,溶于硫酸即可制备硫酸镍,但用这种制备方法生产过程的污染较大。

  从政府的角度看,一方面,2017年3月工信部等四部委联合颁布了《促进汽车动力电池发展行动方案》,要求到2020年新型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比能量力争达到260Wh/Kg,几乎比目前水平翻了一番。另一方面,工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科技部在4月25日联合发布《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计划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200万辆,约占当年汽车产量的6.67%;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汽车产销20%以上,年约700万辆。

  可见,中国的汽车“去燃油化”正在进入轨道,而我们似乎还没有思考清晰,比如,有替代的必要吗?替代后会有多大的沉没成本发生?有多少既有资源资产会被浪费?在创造内需时又会造成多少人失业?而最重要的是,创造新产业的同时会通过增发货币刺激,是否会造成货币实际购买力的下降?

  其实,我们已经赶了太多“时髦”了,今天,真的不需要再太“赶时髦”了!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所属专题:
来源: 能源杂志 新闻标签:编辑:张莉莉
相关稿件: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① 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