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乡唯一 新闻门户

四爷爷

2017年12月06日 08:30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姚孝平

  我每次回乡下,总要到村上的四爷爷家坐坐。现在的乡村,人们白天大多不在家,年轻人忙事业,连六十多岁的村民都在上班,从东边一路到最西头的我家,几乎看不到人,而四爷爷家那扇乌黑的门倒常敞开着。我们相遇,他总是先开口:“小平,来了啊。”我则回应:“四爷爷,饭吃了没有啊?”乡人打招呼很简单,但充满温情。

  四爷爷今年已87岁了,不过身体非常强健,耳聪目明,动作快速,头脑清楚。比起同年龄人,这样的身体状况实在令人羡慕。前几天中午我去时,他正在拆一甏黄酒。他说这是女儿买来的,已经是第二甏了,就是打开比较难。我问他有几斤,他边用榔头敲掉上面密封的石灰,边回答:“15斤左右,能喝十几天,我一天三顿酒,一斤多一天。”桌上摆着一碗炒茄子、一碗冬菜肉,酒碗也已放好,农家吃饭相对简单,但也有滋有味。喝着酒,四爷爷的话特别多,有时还自言自语。他说自己懂得享受,每次上街总要吃上一碗猪肝面,放着铜钿不用有啥意思,又不能带到棺材里。四爷爷总提起我父亲:“你爸爸在时,经常到我这喝酒,他还自带长生果(花生米)胖蚕豆,一喝就是几个钟头。他和我倒很聊得来。”我眼前浮现出夜幕降临时,父亲拿着长生果笑呵呵来到四爷爷家的景象。我记忆中,自己也常跟着来,当然,我只听他俩聊天并不喝酒,两个差了一辈多的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吃着简单的酒菜,说着田地收成和老底子的事,这种记忆也很美好。

  四爷爷在村上也算是个特别的人。从我记事起,他就独居,住着他爷爷手里盖的旧房。他养蚕养羊种田种桑,又当男人又做女人,还要应付亲戚人情。一个人也是一个家,村上有红白喜事时,四爷爷也总在场,他一般烧火,然后和别人聊天。忙好喝着酒时,四爷爷也会感叹一句:“又一个比我小的走了,现在村上我年纪最大了,亏得身体好,不然一个人怎么过。”别看他整天笑呵呵,家庭也并不幸福。听奶奶说,早年一个江苏来的知青来到村上,后来和四爷爷结了婚,生下两个儿女,再后来,女知青回城了,四爷爷独自抚养一对子女,最后子女成家走了出去,四爷爷就又一个人了。子女只在过年过节时来几次,四爷爷倒也不寂寞,下地出市做饭吃喝,几十年如一日。他对自己不抠门,饭桌上总有肉和酒,到街上卖东西总要吃一碗十几块的面。

  有一次,我问起四爷爷老伴情况,他说:“她年纪比我小了十岁,身体比不过我,现在住敬老院了。我女儿叫我去和她住一起,我不高兴。再说,我住城里也不习惯,一个人都不认识,乡下多自由,想做就做,不做就喝酒看电视,自由惯了。老都老了,换个环境生活不习惯。”除了家里地里的活,他还经常种菜去镇上卖,什么土豆南瓜,一方面锻炼身体,一方面也补贴家用。几十年下来,倒也存下些钱。前几年,他叫人把爷爷盖的老屋翻新了下,他对我说:“都是我自己赚的钱,没花子女一分钱。”他兄弟多,什么阿三阿五阿六,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先前,邻居大阿二在世时,他家白场是夏天纳凉之所,四爷爷每晚必到,话最多,喉咙也最响。他说老底子的人和事,小辈只有听的份。

  四爷爷一个人活得快乐,没有烦恼事,整天笑呵呵的。记得我小时候放《西游记》时,电视中那些土地山神总是呼叫“大圣大圣”,村上有个叫介生的,四爷爷总对介生说“介生(和“大圣”音相近),介生,神仙在喊你。”看见《封神榜》中那些女的跳舞,他就说是“铅丝扭扭”。这些笑话至今流传在村民口中。他脾气也直,有什么讲什么,比如村上谁和谁吵架了,四爷爷会直接说这事谁对谁错,而不因他和谁家关系好些。

  村民总是很佩服四爷爷,一个男人撑起一个家,里里外外一个人。也佩服他的身体,八十多岁的人还能挑担,重活累活一样不少干。几十年来,村民家总会有大事小情,儿子结婚女儿出嫁老人过世、东西被偷母鸡被咬、谁病了谁伤了,唯独四爷爷家没有一点事。妇女口中没有关于他的一点信息,没有信息或许是最好的信息。祝愿他身体健康、自得其乐。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所属专题: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新闻标签:编辑:张莉莉
相关稿件: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① 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