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专题 视觉 人文 教育 财经 视听 公告 概况 发布 汽车 旅游 房产 健康 文明 挂号 摄影 特产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文桐乡 > 文学

晨游“后花园”

2018年01月11日 12:21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清 风

  十二月初的某一个周末,我起了个早,准备到离家一门之隔的“后花园”——新世纪公园去赏一番美景。

  正巧是个晴天,东方是大片的朝霞,云层外的天,蔚蓝而高远。一进入公园西门,一股浓浓的秋意便扑面而来——左侧的草坪已是满地金黄,几棵无患子在疏林中炫耀着它们的黄叶;正前方一方假山挡住了后面的绿林,缠绕的藤蔓已经干枯,把青灰的山石全部裸露出来。公园园景围绕八十亩月湖布局,我按习惯右拐,反时针绕走。沿湖先是一列红叶水杉昂首而立,接着向东是一排十来棵苍翠的湿地松,杉和松都长有二三十米高,一红一绿,一瘦一肥,气势不凡,在桐乡很少能看到如此高大的树木。它们与对岸发黄的柳树一起,围护着西南侧的这方小内湖。湖水静而蓝,映着天上的云和岸上的树,构成一副唯美的画。右边有一小片银杏林,引得一个男人在树下来回拍照。公园游人不多,除了几个戴口罩晨练的,就是这样拿着相机的拍客。

  公园建成已近廿年,如今似乎风光不再,然而就秋色而言在岁月的淘洗下愈见醇厚。近年落成的新公园中,植物园实宜赏花观荷,凤凰湖宜观日出日落,两者都因太新而显秋韵不足。

  一只喜鹊停在半秃的榉树上,稀疏的黄叶在风中摇曳……嘎嘎几声,喜鹊落到了铺满落叶的草地上,一阵秋风吹来,我闻到了一股落叶的清香。喜鹊是最坚定的留鸟,春夏的歌手——白头鹎和八哥,大部分都已南归,只有不多的几只白头鹎偶尔练练它们的歌喉,划破这深秋早晨的寂静。

  过了一座桥,便是一个开阔的黄色大草坪,覆着一层薄霜。目光穿过草坪,腾龙阁(使人想起王勃的名篇)飞檐翘角,雄峙东北,其实此楼正是仿滕王阁而建。草坪西北尽处,有一座粉墙黛瓦的房子,挂着一个大大的“茶”字。里面有一个靠湖的露台,最宜中秋之夜,三五好友在此茶聚,皓月当空,与塔楼灯彩交映,宛然琼楼玉宇;更兼四野阒静,桂香浮动,偶听鱼激水面,满座无不悄然!

  走过草坪便到了正对南大门的凤鸣台,台前两排梧桐高大轩昂,黄叶飘飘,寓意“凤栖梧桐”。有趣的是,这也是晚间排舞最热之处。

  再向西走,进入一片以香樟为主的常绿树林,浓荫之下寒气袭人,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忽然,丛林深处传来一阵悦耳的鸟鸣,宛转悠扬,远胜白头鹎。我循声走入林子,来到一个敞亮的秃叶胡杨林,原来是几只笼子里的画眉,可惜此时它们不约而同停止了歌唱。

  向西沿着一条青砖小径走出密林,就来到公园东面的一条水泥大道。此时眼前豁然开朗——两旁尽栽无患子,茂密的黄叶向中央拱护,形成一个黄色长廊。此路波浪曲折,前方的腾龙阁一会儿在右一会儿在左,有朴素迷离之感。

  无患子的黄叶虽然亮丽,但终究浮浅。金色长廊到底,左拐迈上腾龙阁所在的小山丘,先过一片秃叶的樱树林,西北坡红黄的枫树林就在向你召唤了——正是“枫林索索红,草径凄凄黄”。我窸窸窣窣地踩着黄叶走上山坡,树林很密,半是枫香树半是湿地松,时间淡化了人力的痕迹,显出自然林的味道;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射下,呈现斑斓的色彩。枫香跟银杏和无患子不同,它的黄叶从黄到红,色彩富于变化,有一种诗意的沧桑。不久前我读到一位本乡诗人的诗,他把乌桕比喻成一位战火中烧伤的战士,我觉得用来歌咏枫香同样贴切,枫香和乌桕才是秋色的真正主角。

  我登上腾龙阁的石台,向西眺望,公园景色尽收眼底,虽谈不上“霞鹜齐飞,水天一色”,但也颇有“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的意境。月湖的远处,水上浮着许多红点,不时传来几声有力的喝采——那是一群中老年男子在此晨泳,寒暑四季从不间断。冷风飕飕,睹此情景,很使人振奋,其实,这何尝不是公园的美景呢?


编辑:张莉莉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