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专题 视觉 人文 教育 财经 视听 公告 概况 发布 汽车 旅游 房产 健康 文明 挂号 摄影 特产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文桐乡 > 文学

山下村与轧蚕花

2018年03月12日 09:25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赵明煜

  桐乡市河山镇西北与南浔区善琏镇交界处的含山塘东岸,以前有个叫“山下村”的行政村,因坐落在含山东南侧山下而得名。它与传承了千年的含山清明节“轧蚕花”民俗活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相传很久以前,含山脚下住着一户姓武的大户人家,户主武员外不但家境富有,而且武艺出众。家有一女名蚕花,自幼跟随父亲学得一身好剑术,文武双全,容貌秀美,父亲爱若掌上明珠。有一年,清明节前夕,武员外应邀前往新市征剿强盗,因不熟悉地形,误入贼巢,身陷重围。消息传到武家庄,蚕花小姐闻讯后,焦急万分,后来想到以托付终身的办法,招贤救父。于是,她亲手书写告示:凡武艺高强的未婚男子,能救我父出险境者,愿将终身许配,决无反悔。告示一贴出,四周乡邻纷纷奔走相告。这时,南浜有个家境贫寒的青年,姓白名驹马,从小练就一身好武艺。他闻讯后便揭了告示前往新市,杀退强盗围困,救出了武员外。

  武员外回家以后,了解到白家家境贫寒,将女儿许配于他,门不当,户不对。便瞒过女儿,采用“调包”之计,将使女小青顶替小姐出嫁。婚礼那天,白驹马欢欢喜喜地满以为迎娶了心仪已久的蚕花小姐。当揭去红头巾一看,却不是小姐时,便怒从心起将小青刺伤,随即前往武家与武员外要讨个说法。武员外理屈词穷,恼羞成怒,突然拔剑刺向白驹马。驹马猝不及防,被一剑刺中心窝。此时,蚕花小姐已被父亲软禁在房中,一听到父亲不但赖婚,还将白驹马刺死,悲恨交加,便撞壁自尽。人们对蚕花小姐与白驹马的忠贞爱情,无不为之感动,便将他们一起安葬在含山顶上。

  他俩化作蚕蛾,将卵产在含山周围的桑枝上。来年春天,人们看到所有的桑树上都长有桑蚕。它们不怕日晒,也不怕雨淋,茁壮成长,结出了又白又大的茧子,让人们采收、缫丝、织绸御寒,当地村民都叫“天蚕”。方圆百里的蚕农为感念蚕花小姐与白驹马的恩赐,共同捐资,在含山顶上建了一座蚕花殿。每年清明节,大家不约而同前来相聚,上山到蚕花殿祭拜蚕花仙子,祈求养蚕获得好收成。从此,年复一年,含山清明节“轧蚕花”传承千年而不衰,成为江南最大祭祀蚕神的传统节日。

  三月初三正清明,上山路上人挤人。

  来到山顶蚕神拜,回家养蚕好收成。

  祭蚕神是清明“轧蚕花”不可或缺的活动之一,成千上万的蚕农从四面八方来到含山顶上的蚕花殿前,点烛、上香、跪拜……祭好蚕神,头插蚕花的年轻蚕娘还要到仙人潭边洗洗手,往潭中投一小石子。

  击中仙人潭,回家养龙蚕。

  蚕花廿四分,谢谢蚕神仙。

  从村上流传下来的民谣中,可以看出她们多么祈盼着将蚕花喜气带回家。这时蚕农们在山上山下,挤来挤去,一些上了年纪的蚕农,身背红布“蚕种包”还沿山路绕行一周,希望得到蚕神的保护。

  “轧发,轧发,越轧越发”。旧时民间有一不成文的规矩,认为蚕花节人越多,越是挤,越是轧,人气越旺,预示今年蚕花茂盛获丰收。那些胸口揣了蚕种的蚕娘们也喜欢在人群中轧闹猛,他们挤挤挨挨,轧来轧去自有一番情趣。因此,清明节“轧蚕花”也成了青年男女最开心、最快乐的节日。

  山下村以前一直与含山连在一起,隶属桐乡县。1950年5月,行政区划调整时,以山前港为界,将含山划归了吴兴县,从此,便分属两市(区)管辖。山下村面积不大,只有一点多平方公里,辖北浜、中浜、南浜、湾里埭、漾口5个自然村。解放初属河山乡第五村,1992年为河山镇山下村,2000年与王家弄村、花埠村合并,为河山镇王家弄村。

  如今,含山清明节“轧蚕花”民俗活动,已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一年一度,由地方政府牵头主办,周边村民参与的清明节“轧蚕花”,不但传承了插蚕花、祭蚕神、观看船拳和水上竞技表演等民俗活动,还融入评选蚕花姑娘、跳蚕花舞等新的活动元素,从而推动地方旅游文化的发展。


编辑:潘霞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