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专题 视觉 人文 教育 财经 视听 公告 概况 发布 汽车 旅游 房产 健康 文明 挂号 摄影 特产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文桐乡 > 文学

观善桥

2018年03月12日 09:25   来源: 嘉兴日报-桐乡新闻    作者:陈其清

  观善桥是往昔崇福宫前河往西第四座古桥,宫前河在此交汇成一个大漾潭,光绪《石门县志》载:“观善桥,在城隍西南陆家湾。”观善桥临潭而建,桥不高而微耸,如玉树临风,亭亭玉立。此桥亦为青石拱桥,宽可二米,长约七八米,上下各有五六级台阶,精巧桥柱,石雕护栏,桥顶心四根柱栏上,还分别刻雕着四只小石狮,造形生动古朴。

  观善桥北堍旧有江南素负盛名的世家“陈木扇”妇科,诊所不大,二间门面,门厅前悬一硕大木扇,上书“宋赐宫扇,陈氐女科,君惠不忘,刻木为记”十六字。这木扇可是大有来头的:八百多年前,南宋高宗赵构爱妃吴氏疾危,全仗妇科名医陈沂力治得愈,高宗赐之御前罗扇,奉诏出入宫禁,金吾阍侍皆不得阻,并敕授翰林院金紫良医。陈氏子孙继承妇科医业,后仿宫赐罗扇,刻木扇以作标志,《杭州府志》有载。其中一支在明万历年间迁至崇德县城观善桥开业,传至陈长元一代,已历数百年,后“陈木扇”妇科归入崇德县人民医院。陈氐妇科治病多验,名闻遐迩,医人无数,延绵不绝,为当地妇女保健治病作出过重大贡献,现陈木扇女科流派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为第一批全国中医学术流派,得到推崇传承。

  “陈木扇”妇科往东,是一处别致的马鞍形桥堍,雨蓬履顶,长廊临河,置一长溜美人靠长椅,北向连接一条青石短弄,成品字形分列蔡宅、戴宅、徐宅,每一座老宅都装满故事。

  先说蔡宅蔡载樾、蔡锡琳父子,“一楼、一石”使父子俩名重江南,传誉至今。“一楼”为“待雪楼”,乃蔡载樾为接待好友方成珪而建,时方成珪在海宁任学博,与石门县城相距40里,二人常有鸿燕相寄,乃至梦魂相通,但总不及同席联吟、对床论道来得痛快,为此蔡载樾仿唐代诗人孟浩然筑孟楼的故事,在舍旁筑起新楼以待好友,因方成珪号雪斋,故名之“待雪楼”。嗣后,江南士子吟咏其间,风流雅韵长贯斯楼。

  “一石”为“绉云石”,此石集绉、瘦、透、漏四大特点于一身,造型奇特,体态秀美,与上海豫园之“玉玲珑”,苏州留园之“冠云峰”,并称为江南三大名石。康熙十五年,查伊璜死后,查家速衰,绉云石转辗至海盐顾家、马家,均家道败落,清道光二十九年春,蔡锡琳千金购得此石。此后蔡家家境也不顺利。于是,社会上便流传着此石是“穷石”的说法。蔡锡琳为使“穷石”不再去败坏他人,决意让它遁入空门。绉云石就被送到了福严寺,屹立于天中山下。蔡锡琳还在石背题刻了赞语:“具云龙势,夺造化工。来自海外,永镇天中。”

  如今,“待雪楼”宛在,记录当时吟咏盛况的《待雪楼记》仍砖刻嵌在楼璧上,而“绉云石”并没能永镇福严寺,被人运至杭州西山花圃,至今未归。170多年风雨逝去,蔡氏父子筑楼、遁石的典故却一直崇德父老所乐道。

  “待雪楼”斜东侧,是崇德名宦大院“颐志堂”,100多年前,这里走出了一位大家闺秀,著名南社女诗人徐自华,她与鉴湖女侠秋瑾肝胆相照,是生死不渝的知已和挚友。秋瑾起事前,徐自华倾其所蓄,约合黄金三十余两,赠给秋瑾以资革命;秋瑾就义后,徐自华不顾清廷白色恐怖,两度将秋瑾遗骸还葬西湖。祭奠之日,孙中山亲临,为秋瑾题写“巾帼英雄”四个大字,并书楹联一副:“江沪矢丹忱,感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其后,徐自华终其一生,继续从事民主革命和秋社事业,后移居杭州西湖秋社,逝后亦葬于孤山秋墓之侧。

  “石门有女士,巾帼而丈夫”,诗人诸宗元对徐自华一语定音,徐氏诗词代表作就是这一年与秋瑾女侠同游杭州西湖时所写的《满江红·感怀用岳武穆韵》:“岁月如流,秋又去、壮心未歇。难收拾、这般危局,风潮猛烈。把酒痛谈身后事,举杯试问当头月。奈吴侬身世太悲凉,伤心切。亡国恨,终当雪;奴隶性,行看灭。叹江山已是,金瓯碎缺。蒿目苍生挥热泪,感怀时事喷心血。愿吾侪炼石效娲皇,补天阙。”今天读来,犹觉大气磅礴,掷地有声。

  “待雪楼”对面是戴氏敦厚堂,四进厅屋的幽深大院,四厢环通的走马楼,彩色硫璃瓦履盖的三个大天井,无不彰示当时主人的显赫和富有。创建者戴月泉,从做粪缸生意起步,后购进不少街面房产放租,清末民初一跃成为崇福首富。富则不忘造福乡梓,民国七年(1918),戴月泉等三人捐资二千银元,修复倾颓的崇福西寺前殿。戴月泉长子戴鹿岑,早年供职于沪上京元钱庄,后出任无锡振新纱厂经理、董事长,与无锡“面粉大王”、“棉纱大王”荣家是姻亲。戴鹿岑三子戴麟经1906年出生于崇福,早年参加乐华队,后加盟东华队,以精湛球技驰骋沪上足坛,东征日本,转战南洋,屡屡建功,被誉为中国第一流中锋。解放后,历任解放军八一足球队教练、国家足球队第三任(主)教练等职,授少校军衔。戴氏三代人的经历均极富传奇色彩。建国初,戴宅曾作为中共崇德县委驻地。

  流淌了千百年的宫前河,却于1970年的一天戛然断流,观善桥等四座古桥也随之填,侥幸的是“来鹭草堂”“待雪楼”等人文名居尚在,虽形容枯槁。砖雕门楼、粉墙黛瓦、飞檐翘角、马头高耸,百年来尚存的这些老宅几易其主,无论是车水马龙,高朋盈门;还是门可罗雀,无人问津,这门檐,这砖瓦,几乎没什么变化,荣辱不惊与历任主人相处着。

  透过老宅,一部斑驳的崇德百年风云志依稀可辩,是为幸。


编辑:潘霞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信
桐乡新闻网官方微博
【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