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人文 教育 视听 公告 旅游 健康 概况 文明 挂号 摄影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文桐乡 > 文学

家乡的春天

2020年03月30日 08:25   来源: 《今日桐乡》    作者:沈旭芬

  2020年的春天,比往年来的更悄无声息。

  因为疫情,这段时间对我来说,一件长款羽绒服配上一件红马甲,便是最佳配置。记得有一天,卡口上人流比往日更繁忙,不经意间,我的目光被一个姑娘吸引,虽然也戴着口罩,但她整个人都散发出春天的气息,薄薄的羊毛开衫里只一件黑色内搭,很短,露出白莹莹一截细腻腰肢,仿佛柔韧的枝条,在阳光里招摇。我目送她走远,抬头时,注意到不远处幼儿园院墙里的柳树枝上缀满了黄绿色新芽。那天下班后,我脱去羽绒衣换上薄款外套,忽然之间,身体轻盈了,一颗因疫情而有些沉重的心,也瞬间轻盈些许。

  前些天,在邻居哥哥的朋友圈看到满树雪白的樱桃花,忽然之间便有些想家,想念家乡浓浓的春意。自从年初一被单位紧急召回,便一直在社区抗疫一线,我已两个月没回家了。

  这两天,春意渐浓。妹妹打来电话说,进村的公路旁桃花盛开,有种童话般的感觉。我却忽想到,进村那条小路旁的田野里,绵延的都是油菜,花开时一片金黄。偶尔有几块田里种了油绿绿的麦草,没有章法地穿插在那一片金黄里,仿佛梵高笔下的油画一般,有浓墨重彩的美。

  往年此时,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回家。带上孩子在田埂上走走,呼吸里都是花草气息。偶尔还会惊起一两只鸟。最美便是白鹭,一身蓬蓬白羽,配一双细细长长的脚,姿态优美地掠过田野上空,在你的视野里盘旋两圈,再次轻轻落在不远处。

  这时节,对我们而言,家乡无疑是美的。但在父母眼里,这个时节,却意味着忙碌。前山上的茶叶已冒出青绿的芽,正是最好的新茶。后山上密密的竹林里,一夜之间,便会冒出无数的笋尖。我总是喜欢跟着爸爸去后山上挖笋,晨光透过竹叶淡淡地洒下来,仿佛碎金般迷人。竹林里还有一种别处不曾有的静谧,风过处叶子沙沙地响,偶尔还会飘下几片瘦瘦的枯叶,虽有声,却给人极静的感觉。竹林连着荒山,小时候,我们不想帮爸爸挖笋了,便会偷懒去旁边的荒山上找寻早开的杜鹃,拿回去插在大口的瓷罐里,别有一种风味。

  我家的茶园在前山,从家里出来,经过一片田野,爬个小坡便到了。这个季节,田野里一般都种紫云英和油菜。紫云英样子有些类似酢浆草,绿油油圆片状的叶子和紫色的花,那紫色浮在浓浓的绿叶上,总给人一种格外温柔的感觉。从外面进入村里,远远望去仿佛一条艳丽锦缎,搭配着两边绵延的山丘上高低错落的杜鹃花,真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还记得小时候在田埂间放风筝,有时风筝放不起来,一头栽进油菜田里,小伙伴们便钻进油菜田里,抓了风筝再爬出来,头上衣服上都落满黄花,便像小狗一样整个身体用力地抖一抖,然后继续疯玩。那样肆意的年纪,就这样轻悄悄地过去了,只不过,当年并不觉得油菜花美,只会拿个玻璃瓶子抓了蜜蜂,摘了油菜花来喂。如今看着绵延盛开的油菜花,除了领略美,还有一种看老照片般的感觉。岁月,偷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一些。

  茶园在山坡上,山丘虽不高,坡却并不平缓。妈妈每次上山除草或是摘茶叶,总要说膝盖疼。这一片茶,以前其实是荒地,种些土豆、番薯之类,后来大家都种茶,爸爸便也翻土种上了茶。这两年,茶叶行情不错,这小小一片茶林,对于没有退休工资的农民来说,也算是不菲的收入。每次清明回家,我都会帮妈妈采茶叶,手法虽不如小时候娴熟,感觉却并不生疏,有时,也会生出些忆苦思甜的感觉。茶园朝北,下午太阳照在茶树上,照在采茶人身上,暖意洋洋,偶尔直起腰休息,微风过处,全是各种花草的味道,正应了那一句古诗:“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沈旭芬,供职于基层政府部门,业余时间爱好看电影和阅读。

  


编辑:潘竞毅
桐乡发布官方微信
桐乡融媒官方微信
【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