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人文 教育 视听 公告 旅游 健康 概况 文明 挂号 摄影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文桐乡 > 文学

三荣的“端午”

2020年06月26日 08:28   来源: 《今日桐乡》    作者:姚孝平

  在家乡,端午节过得并不隆重,留给人的记忆不多。然而每到端午,我总想起一个老人,是他把这个节日在我童年披上了许多色彩,晒在了我空白的脑海中。

  按辈分,他是我曾祖父的弟弟,名叫三荣。我那时常跑他家玩。他穿一件灰色布衫,身材高而瘦。农闲时,他躺在旧竹椅中,抽着潮烟,似睡非睡,床上放着一台旧收音机,高亢婉转的声音从小屋传到外头。有时下雨,这声音就和雨声混合在一起,此起彼伏。他听的是什么节目?他家搬新房后,我才慢慢知道,他听的多是一些评书,《杨家将》、《岳飞传》之类。他不识字,可每天听得津津有味,我有时和他的两个孙辈吵闹,声音盖过了收音机,他从竹椅中仰起半个身,发出响亮的声音:“要吵到外头去吵!”说完,又躺了下去。

  造新房后,他家离我家仅几十步路。他的床搭在客厅,床头放一张吃饭桌子。中午或晚上,他一个人,一碗酒,一碗肉,一只收音机。他吃一顿饭要很久,评书声在空荡的客厅响着。有时,我在家门前也能听到他的收音机声音。三荣去割草时,也会带着收音机。收音机很旧了,长方形,黑乎乎,天线断了一截。他爱听,似乎不爱讲。可我知道,他肚子里藏了很多故事。

  某一年秋天采菊花时,我和他的孙女缠着非要他讲点好听的故事,最后把他帽子都扯下来了。他这才缓缓张开了嘴:“以前江南地方人家过五月初五端午节很讲究,除了裹粽子,还要吃五黄。啥叫五黄?五样字里面带黄的东西,黄鳝黄鱼黄瓜咸蛋黄雄黄酒,有荤有素。都是乡下当时能弄到的,在这天吃这些可以避邪。这天,许仙和白娘娘也过端午,药店一关,晚上准备了很多小菜。当时有种规矩是吃雄黄酒。五月五,雄黄烧酒过端午。一高兴,白娘娘喝了许仙倒的一杯雄黄酒,现了原形,变成一条大白蛇。许仙一见,吓死了。白娘娘变回人身后,急忙到天上寻南极仙翁要灵芝仙草救许仙。实际上过端午还有个五白,哪五个白?呵呵呵……”他的声音很重,每个字都像砖头从天上落到地上。他一直讲到白娘娘和法海斗法,水漫金山。那个下午,我们听得如痴如醉。

  后来,我到他家,有时会不由自主问一句:“五黄是哪五样东西?我记不清了。”三荣呷了口酒,又得意地重复了一遍。他后来把这个故事重复了许多遍,村上很多小孩都听过。他的声音隔一方田都能听清,人缘也好。每到端午节,他就拎着潮烟管、背着双手问人家:“你家五黄准备了没有?”经过层层传播,大概整个村坊都知道什么叫五黄了。有的人家还真准备了五黄,只不过把雄黄酒换成了黄酒。他自己端午那天习惯吃一个自家腌的咸鸭蛋,一小条买来的小黄鱼。他对人说:“年纪大了,一个人吃五黄太多了,两黄足够了,省点。还是古代人过端午考究,现在一些传统失传,过得不正宗了。不过,雄黄酒是用什么造的,啥滋味,我活到现在也不知道。想想一定好吃,呵呵呵。”他习惯讲完一段话,“呵呵呵”笑几声。

  后来,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风靡一时,里面有白娘娘误饮雄黄酒现原形的情节,可惜没有展现端午的风俗细节。电视在农村普及后,三荣收音机里听来的故事逐渐对我们失去了吸引力。他看见小孩便主动讲故事,但孩子们听了几句就跑了。三荣叹了口气,默默地坐着抽了几口潮烟。他依然每天听收音机,陶醉在声音的世界里。

  三荣长寿,活了94岁。“啥叫五黄呢?”这响亮的声音一直在我脑海回旋。只是,直到他离世,我仍没听他解释什么是“五白”。又近端午,我真的很想再听他给我讲白娘娘,讲五白。在那边他一定还听着收音机,抽着潮烟,一定“五黄五白”舍得吃齐了。

  ○姚孝平,开发区(高桥街道)人,自由职业,爱好写作以农村为题材的散文和评论。


编辑:潘竞毅
桐乡发布官方微信
桐乡融媒官方微信
【 桐乡新闻网版权声明 】

1.本网(桐乡新闻网)稿件下“稿件来源”项标注为“桐乡新闻网”、“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嘉兴日报桐乡新闻”、“桐乡电台”、“桐乡电视台”的,根据协议,其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桐乡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桐乡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3-89399348 市府网:559348